我们现在以为不存在的、看不到的,或许等以后科技发达才能验证有

2020-07-10 16:42浏览 : 485

我们现在以为不存在的、看不到的,或许等以后科技发达才能验证有

小时我常常问自己:「拜拜有用吗?神明是什幺?上帝、神佛存在吗?神明为什幺不惩罚坏人?上帝、神佛怎幺没有显现神蹟?」

我常想着如果真的有神存在,为什幺我父亲不负责任,苦了母亲,我们三个小孩为了贴补家用,我在国小二年级就跟弟弟去工厂打工。

我人生的第一笔遣散费14元,边哭边看着自己手上的钱,因为我失业了。

当时的14元可以买28颗汽水糖,10元吃一碗麵加清汤。

「神明真的会保佑我们吗?」

奶奶与父亲四处捐款做公益做志工,也捐给宗教团体。

母亲忙着赚钱,曾经忙到没有空煮饭,当母亲与我们三个小孩还饿着肚子努力贴补家用时,奶奶与父亲却出门吃香喝辣。

当时我也曾质疑甚至痛恨所有宗教,为了证明神不存在,我参加了几次宗教活动,也曾跟着到教堂祷告,因为本身反感,所以并没有真正用心在任何的宗教活动上。但为了生存下去,也不再费心证明究竟神存不存在这个问题,只想快点赚钱,证明我可以帮忙妈妈分担家计。

梦境里的预言与託梦的亡者

小时候我常常作梦,有的是连续剧的梦,有的是短剧的梦,有的梦只有3集,但要轮播十几年,一天可以做好几个梦,很多梦我都记得。

我的梦境有的是预知梦,有的是亡者託梦,梦里总是交代我一些事情,如果没有完成他就每天来我梦里,偶尔也会梦到动物或昆虫进梦里求救的梦。

有时候做了梦告诉长辈,但下场就是换来父亲和奶奶的耳光。

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梦境中常会出现一个神祕的老人教我静坐,练气功,对天空比手画脚练习施法,唸咒、画符、收妖,跑步,跳跃,在原始的森林山壁中跑步,或跳来跳去,

还要练习专注力让自己浮在空中,练习这些时偶尔会很有多人看着我练习,陪着我练习,我一失败大家都会讲加油或安慰我、鼓励我再重来一次。还会教我分辨死后的人,这些灵魂那些人可以帮忙,可以接触,某些样貌灵魂是要避很远的,如柏油人形怪。梦中的老人常常会突然地叫我做很多事情,如餵某人吃饭,或带一些人去到某些地方,有一次,老人叫我去某个地方等待,我问老人要干嘛,老人说去了就知道。

我在一个非常巨大的石块上等了很久,突然远方飘来二个人,一个女人牵着刚过世婶婆的手,叫我为他们带后面的路,我一看到婶婆就叫她,但婶婆二眼无法与我对焦,也听不到我的声音,好像我们二个不同空间,这个女人我也很想叫她姑婆,但是每次叫姑婆是会结巴很久,只能一直唸出姑这个字,结果整路都在唸姑姑姑姑姑姑姑姑的。

然后我开始带路,路不好走,会滑倒,有不稳的石块,坑坑洞洞的地形,我不断地摔倒,滑倒,爬起来后就会交代怎幺走这个路,踩那里比较稳,同时路上都会有其他类型的灵魂,行动缓慢,也嚷嚷着叫我帮他们,当然远方有更缓慢地类似柏油的人形怪。

我带着婶婆他们来到一片竹林,那个女人对我说:「谢谢,你也只能到这里了,我们自己进去。」她牵着婶婆站着用滑的又像飞的,速度跟高铁一样快地滑向竹林深处。鬼灵精怪又叛逆的我怎幺可能乖乖听话不要进去,才踏进第一步,后面传来,「喂!快回头。」我一回头就醒来,下意识地倏地起床。

醒来的当时是清晨六点,想睡回笼觉也睡不着,一眼看到奶奶坐在客厅,我说着早上的梦境,也描述了那个女人(那个我结巴着想称为姑婆)的长相,包括她脸上的胎记、头髮绑了个马尾,还有她身上的穿着与裙子的样式、花色等等。

奶奶眼睛瞪了好大,嘴上喃喃自语,重複唸着:「她还在等我,她怎幺还在,她还在等我,她怎幺还在……」,吓傻了三天,三天都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结果这次被我爸打的非常悽惨。

原来奶奶年轻时曾跟两个要好的女性友人结拜,发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之后分散各地。奶奶跟另一个女生不约而同嫁了同一个家族,后来巧合地搬在一起,才知道变成了亲戚就是婶婆,另一位女生(以结拜论,我的确要称她姑婆)而她早在我父亲出生前16年就过世了。我描述的样子是姑婆过世穿的衣服,也是她们结拜时穿的衣服,脸上独有一个特殊胎记,髮型也如我所形容,奶奶当下很怕被抓走,所以吓得魂不附体。

我妈常常怕我被打,就告诉我:「所有小孩都跟我一样,每个人都会做很多奇怪梦,梦境没有什幺好讲的,如果真的要讲以后只能跟妈妈讲。」

我问妈妈:「为什幺?」
 
妈妈说:「因为这是规定,大家都这样,不然你去学校问问同学?」想想也是,从没听过同学说起,为了避免被打只好守着这个规则。我便相信我妈,从此梦境只跟母亲一人说。

因为常常跟母亲诉说的各式各样的梦境,母亲因为惦记着我梦中交代的事情,成天忙东忙西,偶尔母亲会无奈地跟我说:「你到底是什幺来转世的?」一直造成她的困扰。

例如我曾听母亲说起,我每到早上六点就会坐起来,嘴巴叨唸着:「某个老爷爷说家人没有烧衣服给他。他的衣服被放在储藏室的衣柜右边里面,用黑色垃圾袋装着。」讲完就会躺下去继续睡,这样子的状况连续一个月不间断。

母亲只能去庙里请神明自己处理,这件事她没有办法处理。母亲从事家庭理髮,二个多月后有客人上门,客人一边洗头一边诉说着这一个月连续做着同样的梦,他的公公说没有收到衣服……,我妈二话不说从客人头拍下去,一拍下去泡沬乱喷,客人说:「你干嘛打我?」我母亲说:「就是你,害我们一个月都睡不好。」母亲交待细节,客人回去开了家族会议。

家族成员每个都说烧了衣服过去,怎幺会没有收到?大家七嘴八舌,打电话找人回老家找,果然在我指定的位置找到老爷爷的衣服,一个亲戚说:「因为当初有两个垃圾袋,我交代某个人先把垃圾收起来,事后再丢,应该是拿错,拿到垃圾去烧了。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但我没有把「梦」与「宗教」结合在一起,我母亲也不曾详细说明。

从不曾深究是不是因为这些梦境,让我醒来后总是会不定时犯头痛,从小一到小六没有间断过。母亲一有空就会带我去看脑科,做脑波检查,总是对着医生问着千篇一律的问题:「我的孩子是不是病了,为什幺跟其他小孩不一样?」而对当时家境艰困的我来说,往返诊疗的费用对母亲是一笔额外的负担。

信仰是什幺?对过去的我来说是空气,是骗人的,不存在的;现在对我来说,信仰来说是一种力量,一个靠山,衪存在,但看不到。

神、鬼、空气、氧气、精神、灵魂、运气、福气、气质、七脉轮、分子、质子、原子、磁场、电磁波等等,举凡肉眼看不到对我来说都属无形,用手也抓不到。这些物质统统抓不到,也无法实质显现让我们用肉眼看到,但某些已经可以用科学来验证它们存在的事实。如磁场的话是可以用铁粉实验而得证存在,某些看不到的物质也可以用仪器设备来看到其讯号或讯息。在没有显微镜以前,很多东西都没有被发现或只能推测。

分子跟原子最早也是一个理论或概念,到了近代有原子力显微镜,或X光设备器材才能看到,但不是原貌,X光看到的是一些讯号。另外有些穿隧式电子显微镜或场发式电子显微镜有可能可以看到原子等级的结构。所以原先以为不存的,或看不到的,在未来也许都能一一验证。

决定全职时我对着天空说,传说从事五术会有孤贫疾,请问老天为什幺要让从事这一行的人要变得很苦力很可怜?请问如果去上班,不管作什幺工作的人都会得到一、二个诅咒,谁要去上班呢?我心中暗忖:「祢已经让我混乱到无法正常生活与工作了,然后我又要得到孤贫疾任一项,那我不干。」

于是我斗胆向老天许愿:「要我当个全职命理师,我要我的家人包含我,以及我的弟子跟我学习的人过得幸福美满,健康快乐,轻鬆赚钱买房、买车,常常还能全家出国玩,这是我开的条件,如果祢应允我的想法条件,你满足我二个条件,我就全职作命理、五术事业。」第一个条件,在一週内有二家外商来找我,聘我当顾问,二家加起来薪资要若干万元(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让我能安心运用天赋所长为人服务。第二,我之前不太想做时,把客人全部都送给别人了,这半年才都没有客人,请祢帮忙找客人。

结果,我的老闆(老天爷)果真应了我的请求,隔天就三十几个陌生人预约算命了,问题是我还没有对外发布,我要开始算命,客人就自己来预约了。一週内二家外商来谈,一家很快就录取了,后来我还更改条件一家换台湾的公司,老闆(老天爷)也应允了,台湾的公司隔天打来就要我立刻上班了,二家薪资加总完全符合,两个条件全都一一实现了。

于是,就这样开始了我的不归路,如同科幻电影特效般的人生,每一幕都参杂着别人人生里悲欢离合的剧情,而我却早已预知故事的结局。有人问我:「当一个通灵者会不会很无趣?窥探了命运,预知了结局,真的就能改写结局,皆大欢喜吗?」

容我卖个关子,答案都在这本书中,包括你最想知道的──为什幺有些人天生含着金汤匙出生?有些人却从出生就贫困潦倒终老?这全是老天的安排吗?先打开书,学会检视你来世上的轨迹,与我一同找寻一丝改写命运的线索,相信我,那条命运线始终握在你的双手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9992020银河国际APP_彩博app苹果版 利发娱乐客户端_皇冠国际app在哪里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下载_天易Ⅱ娱乐app 4355vip平台_ag旗舰厅推荐凯发送68 k7国际备用网站_大圣娱乐微信二维码 sunbetapp苹果版_多盈娱乐手机 鼎博app下载链接_进入申慱sun bet官网 lhf乐豪发娱乐平台_真人平台安卓版app 金博网站的网址是多少_九洲国际官网 必赢3003app_欧亿2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