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的漫画产业,有商业主流有独立製作;在台湾,每部作品都像是

2020-07-30 23:50浏览 : 817

美日的漫画产业,有商业主流有独立製作;在台湾,每部作品都像是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藏身现代都会之中的北投女巫们,正遭到军事团体白团第三代的狩猎,女巫与猎人之间个性迥异又特立独行的成员们,尔虞我诈、各怀鬼胎的盘算,将引发惊人的结果⋯⋯」
——《北投女巫》COMICO故事简介

本土文化结合自己喜欢的女巫题材,在简士颉的画笔下勾勒出年轻世代的无奈与徬徨。读者像中了故事里魅惑女巫的魔法,週週沉浸其中而无法自拔。

简士颉笑说,故事中女巫的人物原型事实上源于他的大学同学,故事里过得愈惨的女巫,在现实生活与简士颉就愈熟。《北投女巫》大致的剧情架构很早以前就完成了,剩下北投文化与白团历史的部分,则是连载时候才加入的。

连载《北投女巫》前,也有其他漫画平台想与简士颉签约:韩国开价比台湾高了三倍,美国开价甚至是台湾的十倍,「真的很吸引人」,简士颉笑说。基于想让自己第一篇漫画连载留在台湾,简士颉最后仍选择了COMICO作《北投女巫》的连载发表平台。

《北投女巫》算是简士颉完成的第一个长篇连载。从短篇转换到长篇、静态插画转换成动态分镜,是全然不同的思维。塑造故事里各式各样的女巫角色,也让简士颉费了一番劲,最后甚至发展了一套各个角色的表情系统,其中悲剧女巫的系统最为丰富——「因为你知道,」简士颉说,「她(悲剧女巫)有很多事情要发生。」

另一个问题是资料不足,简士颉说,儘管他觉得自己资料準备算是很完善了,但连载时候依然觉得资料永远不够。女巫和魔法好描写,都是简士颉的想像,画就对了。但白团的部分,那些军事术语与背景资料难以查找,为应付週连载的压力,往往只得忍痛捨弃。因此读者可以观察到,连载初期能看到女巫与白团的戏份是对半分的,但到后来几乎只看到女巫在喝下午茶的场景。捨弃的戏连带改变了连载故事的结构与编排,简士颉表示有些可惜。

简士颉国中就想成为漫画家,高中确立这个志向,却在上大学后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幺学漫画。我们在《北投女巫》里感受到负面情绪的描写,多少牵涉了简士颉成长过程的感触。

他以自己在COMICO第一届原创漫画大赛的投稿作品《无奈的猎人》为例,故事里的白团已经传承到第三代了,依然不知道怎幺杀女巫。对简士颉来说,女巫隐喻美日的动画产业,猎人则象徵自己,仅知道女巫(漫画)的存在,却苦恼于不知如何着手捕猎。

「为什幺我们已经花很多钱在漫画上了,却还是不知道怎幺入门、怎幺画漫画呢?我们就连这个产业有什幺工作都不知道,知道了也不知道怎幺做,」简士颉认为这就是漫画产业迟迟无法成形的缘故,甚至埋头深耕多年的前辈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每年都有好几个才华洋溢的年轻人,前仆后继投身这个产业,再慢慢消失。

简士颉在大学为了投稿漫画,开始研究台湾有哪些大型出版社,包括负责人是谁?旗下有哪些漫画家?推出过什幺作品?也是在这个过程才渐渐认识其他本土作家。「这是很有问题的!」简士颉说,漫画是个娱乐产业,这些事情不该等你研究后才知道。如果对喜欢漫画的人来说,都需要研究才知道这些事,那幺又怎幺期待一般人会知道呢?」

欧美和日本的漫画产业,相对商业主流有独立製作;然而在台湾,每个作品都像是独立製作。以东立的《龙少年》来说,儘管它有相对商业规模的製作,却始终打不进以日漫阅读为主流的台湾市场。

早先的COMICO以免费手机漫画为号召,透过手机,读者很方便就能阅览、即时评论、转发,甚至点进作者资讯看过往作品,这类型的手机漫画平台弥补了过往台湾漫画通路少、难以取得的问题。当然,它也还在发展中,简士颉提到连载《北投女巫》期间,因编辑还要负责其他多部作品,无暇协助——到头来,漫画家还是要单打独斗,自行查找资料、编剧、作画完稿。

有读者问简士颉,《北投女巫》里有没有哪个角色是自己的投射?简士颉回答:「里面的角色在做好事的时候⋯⋯就不是我;但她们在做坏事的时候就是我的投射,比方说讲坏话或耍任性。」

但整体而言,里头刻画的女巫形象都是简士颉的感慨。简士颉谈到最初女巫是在大学的MV大赛里诞生的,与朋友一起,搭配她们各自的形象与气质创造各种女巫,最后在大赛当天以光彩炫目的姿态登场。那绚丽的光景看在简士颉眼里,他不禁想,「今天他们在舞台上绽放了,但四、五年后还可能维持这样的模样吗?是否之后过着的只会是再平凡不过的生活呢?」

「我不是说这样的生活不好,」简士颉说,「而是说原本许多你发展的可能性,逐渐在生活里被消磨掉。」《北投女巫》里女巫的巫术实际就有这样的隐喻。由于大环境的压力,唯恐被追猎,索性隐而不用,栖身在城市中隐匿自己。

如今简士颉正着手準备下一个长篇连载《玉键》,而《北投女巫》粉丝最关心的问题还有──是否还会进行《北投女巫》后续故事的连载?有没有单行本出版计划?「这就要等和COMICO的合约到期,看有没有其他平台要跟我签约了。」简士颉说。

涂东宁

爱猫和剧场。正在学习质疑,学习思辩,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