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养猫,画猫,吕游铭向猫学习自由

2020-06-16 09:58浏览 : 305
人物》养猫,画猫,吕游铭向猫学习自由

《我,是猫》内页

照片:步步出版提供

旅美画家吕游铭爱猫也爱画画,画猫成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他画感情瞬息万变的猫,画比人大、比屋大、比所有壮丽风景还耀眼的猫,画猫让他成为享誉国际的画家,2018年初,他结集三十余年来的猫画,出版「猫画猫话」套书《我,是猫》及《我,爱猫》。在其他艺术家看来,画猫或许不如风景画、人物肖像或其他创作主题来得「大方」,但猫占据了吕游铭半辈子人生,没有猫的创作世界,他无法想像。




「猫画猫话」套书

家里6个孩子,吕游铭排行老二,姊姊是北一女、台大毕业的优秀学生,他却从小只想待在家里画画。因为缺乏运动身形瘦弱,连阿公都不敢牵他的手,「阿公说,我瘦到好像一牵手臂就会断掉呢!」头髮已花白的吕游铭谈起这段往事还是笑得开心。当年妈妈疼他,不但买了100张白报纸让他画画,还在菜市场花了5元买一只猫和他作伴。

「那只橘白条纹的虎斑猫,就装在云林椪柑的板条箱里,还不会吸奶瓶,我们用毛笔沾牛奶让他慢慢吸。」在家人细心呵护下,小乳猫长大了,身体壮了,叫声酷似「猫王」(台语发音),吕游铭便以此命名,天冷时,「猫王」就钻进被子里,和他头靠着头睡。

退伍后,吕游铭在台北开设计公司,婚后住在丽水街一楼,朋友送了一只灰色虎斑猫。每当吕游铭开车回家,猫听到引擎声就会用脚拨开纱窗、跳过围墙,等他停好车一起走路回家,不管车子停在哪里,从来没有失误过。到了美国,他也陆续又养了两只橘红条纹的虎斑猫。

「我画的猫不是宠物,牠们各有性格,与人无异。」吕游铭以猫的眼光看世界,猫很大,那是猫的心态,让人类也甘心为「猫奴」。他说:「猫不像狗依赖人、讨好人,也不温驯。我特爱这种『野性』,但是宠物猫不同,宠物猫就像填充玩具,仅仅可爱憨傻,少了猫引以为傲的野。」

猫的自由特质吸引着吕游铭。80年代的台湾仍在戒严时期,社会高压气氛让人喘不过气,他帮当时的行政院新闻局(文化部前身)设计海报,海报中单车链条被影射是镰刀斧头。朋友为了庆祝光辉国庆,画了许多蒋总统画像,结果只因天雨急着收拾,没将画像摆正,便被怀疑是不是要「倒蒋」?吕游铭回忆时,语气轻鬆,但心情无比沉重。再加上当时艺术圈重视师承与学派的分野,对彼此尽是批评与贬低,都让吕游铭感到气闷。

当时接连发生3件事,让他逐步决心离开台湾。他先是读到一篇报导,美国一位中学校长因为抄袭学生报告,丢了校长之职,「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台湾,说不定会说『是老师给你面子』呢!」大感惊讶之余,吕游铭又碰巧发现,自己设计的居家照片,本来刊登于设计杂誌,却不知何时出现在教科书上,一旁还放了破烂房屋的对比照,暗示对岸同胞的苦难处景。「两个国家连政府都完全没有智慧财产权观念啊!为什幺两个国家差这幺多?」

最后,在那个流行「乒乓外交」、「芭蕾舞外交」的年代,不时有中国或苏联的选手或表演者,趁机留在美国要求政治庇护,对此,美国总统雷根大方表示:「美国是自由民主国家,每个人只要对自己有信心、有创造力,美国都张开手臂欢迎。」这番话深深感动了吕游铭。

由赖俊羽导演所拍摄的纪录片《童梦——旅美画家吕游铭的逐梦旅程》前导预告

当时美术系毕业生大多进入广告公司、传播公司上班,或者担任教职。吕游铭虽非科班毕业,但为了持续画画,开了设计公司,也颇有成就,生意蒸蒸日上,但他想画画的心从来没断过。「那是个台湾钱淹脚目的年代,每个人都说,有一天会重新捡起画笔再画画,ok, Let me do now! 没有『有一天』,现在就是那一天。」

吕游铭还记得,当时曾被他人嘲讽:「你去美国后,就会发现自己失去一切,除了手上提的两个皮箱!」可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也相信自己很会拼。赴美隔年,他在艺术博览会上为自己租了摊位展售作品,不受画廊或艺术公司经纪人的限制与约束。虽然自己来比较辛苦,但他不想辜负自己放下一切来美国追求自由的初心。

吕游铭追求的自由不只是制度、条件与规矩的鬆绑,他还要让自己处于一种完全自由的创作心理。油画、水彩、粉彩画都是他常用的创作技法。有人说他样样都沾、样样不专精,吕游铭摇头说:「我不要一直定点钻下去,我想学习水平思考,让自己视野宽广,所以我什幺都尝试,什幺都画。就像吃饭,也会今天想吃日本料理、明天吃义大利菜,不会每天吃相同菜色,我现在也不知道明天自己会画什幺,就是因为喜欢自由,这点我也很像猫呢!」




《我,是猫》内页

吕游铭很羡慕猫,无论幼猫或老猫,想玩时就调皮,在他画纸上留下一排猫脚印,该老僧入定时就稳稳安睡,不在乎任何人。「猫不知不觉拾起了人类长大后失去的原始面貌,猫一直在提醒着,不要为别人活。」

曾有买画的人问起,一张画要画多久?吕游铭妙答:「我画了50年啊。」这是事实,他记得自己一人刚到美国时,模仿电影在杯子里倒入牛奶后打一颗生鸡蛋,一口气吞下后,在头上绑了手帕出门跑步,一路跑到公园里的麦克阿瑟将军铜像前才停下脚步。其他人看到的名言或许是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老兵不死,只是凋零),他看到的却是「在战争中胜利是唯一的目标没有代替品」。既然人生如战场,那幺除了尽力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人说我画卖得不错,不是那样,是我努力做得很好。如果我的成果跟其他白人无异,他们为什幺要挑我的画?我必须画得比别人好,才有机会生存,才能在机会来的时候,抓住能让自己绚烂的一刻。」

吕游铭说:「别人都说我很幸运,是啊,我真的很幸运,但是我的人生有更多比幸运重要的事。」例如养猫,例如画猫;例如因为猫会老,老了会死,让年近七旬的他不敢再养猫了,但他还是会不断想起,那些猫偎靠着他呼噜呼噜轻轻踩踏的温暖时分。为他与猫牵起缘分的妈妈当年大概也没想到,猫不只陪伴了那个瘦弱的孩子成长,还给了他爱与一颗自由的心。 




吕游铭

猫画猫话套书(共二册)
作者:游珮芸
绘者:吕游铭
出版:步步
定价:64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游珮芸
写童诗、情诗,也爱朗读诗。
常早起到海边、湖边看日出、散步,也喜欢摄影。
目前没有养猫。
但会在散步途中,跟蜗牛和水牛打招呼、抱一抱树。
觉得世界上最美的是变化多端的朝霞和云彩。

台大外文系毕业后到日本留留学,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人文科学博士。

目前任教于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致力于儿童文学‧文化的研究与教学,并从事儿童文学相关的策展、出版企画、创作、翻译与评论。着有《日治时期台湾的儿童文化》、《在动静收放之间:宫崎骏动画的「文法」》、《大家来来谈宫崎骏》、企划採访撰稿《曹俊彦的私房画》、诗文摄影《我听见日出的声音》等,另有近百本翻译童书。

绘者简介:吕游铭
台北市艋舺人。广泛的喜爱不同性质的创造性运动。自1969年以来不断创作许多绘画、插画和室内设计作品。1983年起旅居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从事艺术创作,不随流派、不迷信主流学院教育观。

喜欢思考和走万里路,深入观察、体验,以画代话说故事,深信画什幺远比怎样去画重要。创作过程是主观的,感情极大化的投入,对自己作品的评估标準,却是最严苛的客观和理性。不管艺术创作,还是绘本,专注、要求不断自我突破,没有参不参赛的想法,也不曾主动参赛过。但得过国内金鼎奖、金书奖、好书大家读……等等奖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九州平台ju11net 世豪娱乐下载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千赢电子游戏平台_澳门ag摆脱 大发老虎机黄金版官网_天易Ⅱ娱乐app 万豪游戏送分微信_菲律宾线上娱乐 七彩汇娱乐app_澳门澳博集团8448 xd鑫鼎娱乐的网址_明陞体育M88 腾耀2注册登录_万博manbextApp下载 澳门新葡亰信誉平台游戏下载_金满堂网址 ag平台客户端首选75505_魔方娱乐AB游戏下载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