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原本不完美,英雄也会有缺憾。──关于《梅冈城故事》与《守

2020-06-16 09:33浏览 : 343

人性原本不完美,英雄也会有缺憾。──关于《梅冈城故事》与《守

哈波.李已经深切体会并看见了人性的卑微与南方知识分子为权谋之计而在道德上做出的退让与屈服,所以《守望者》一书里的阿提克斯终究无法成为一个完美的英雄。

其实在《梅冈城故事》出版之后,哈波.李一直没有创写新作的计画,也拒绝接受採访。二○一四年哈波.李的新代理律师东妮雅.卡特(Tonja Carter)对外声称:于哈波.李去世的代理律师姐姐(Alice Lee)保管的哈波.李故居保险箱内的旧档案里,找到这份稿件,当时以为是《梅冈城故事》的初稿,后来则认为是哈波.李的第二本小说的稿件。哈波.李后来透过律师发表声明,说明《守望者》是《梅冈城故事》最原初的稿件,内容叙述小女孩丝考特长大成人后由纽约返回梅冈城度假的故事,但是因为当时编辑苔.霍藿夫(Tay Hohoff)建议哈波.李放弃原本的故事,改将小女孩丝考特与哥哥杰姆的童年故事变成小说的重心,尤其是他们共同经历的父亲为黑人被告辩护的强暴诉讼,所以几翻修改之后,《梅冈城故事》成形。但是哈波.李在《梅冈城故事》出版后,不再提笔写作,也对《梅冈城故事》保持沉默并拒绝採访超过五十年。其间文学界亦有人怀疑《梅冈城故事》是另一位南方作家楚门.卡波提(Truman Capote),也是哈波.李的好友(《梅冈城故事》中两兄妹的友人迪尔的人物原型)所代笔。五十五年之后,《守望者》(二○一五)出版,终于还给哈波.李一个清白,但是作为《梅冈城故事》的原初故事版本,而非哈波.李的「第二本」小说,《守望者》原稿的发现与出版不仅给读者带来惊喜,也同时带出另一波阅读与思想的震撼。

……作为《梅冈城故事》的原型与原初叙事原稿,《守望者》的确提供了一个未经修饰的文学界面。《梅冈城故事》与《守望者》这两部小说稿件在小女孩丝考特童年故事上的互相牵扯、两者出版时的前后时差与故事真相的逆转,虽然让许多读者感到困惑与难以接受,但是《守望者》原稿的发现却让两部小说的关係、中心意旨、现实与虚构,以及小说再现等议题的探讨更加具有意义。藉由两部小说中异质性元素的拉扯,不论是小说人物的认知与身分认同的反差、小说中心主旨由争取种族平权到倾向种族隔离政策、小说叙事人物观点由第一人称到第三人称的转换、嘉珀妮亚从忠实忠心的白人女佣到含愤不平的黑人母亲与祖母,小丝考特从幼年对父亲的崇拜到长大的琴.露易丝对父亲传统的南方顽固白人种族主义与自由派思想的反感与愤恨等种种转变,呈现出作者原本叙事与当初编辑对南方黑白种族问题与对整个文学界的预期的差距,所以两部小说之间的差异与逆转,并非是小说家错乱意识的呈现,而是因为在当年原稿书写的当下,哈波.李就已经深切体会并看见了人性的卑微与南方知识分子为权谋之计而在道德上做出的退让与屈服,所以《守望者》一书里的阿提克斯终究无法成为一个完美的英雄。

琴.露易丝的所见所闻版本才是哈波.李当年所写的故事,这是作者写作欲望的呈现,而《梅冈城故事》则是经过一位优秀且有远见的编辑所发掘与推波助澜、发扬政治与道德理想的文学作品。《梅冈城故事》里具有法律素养与种族平权观念的阿提克斯是哈波.李透过一个六岁小女孩纯真无知的眼睛来解读,对律师父亲的景仰与崇拜,是小女孩在父亲的教育下对公平正义的理想所呈现的渴望与展现。它本身其实也是哈波.李与编辑苔.霍藿夫的知遇故事,只是小说里那种关于追求正义与表彰英雄气魄的结局对哈波.李而言,可能有些天真无邪的虚弱,虽然整体的法庭教育呈现出对理想正义的期许与坚持。作者的缄默与停笔,或许是对原初写作欲望所欲呈现的、专属于南方的种族主义思维与无法真正出版再现南方此种现实氛围的一种无言的叹息。哈波.李拒绝对《梅冈城故事》做出评论与不愿接受採访,或许也是因为在外界一面倒的讚美声中,她实在无法对「被塑造出的完美英雄人物」多加评点或多讚一词。至于《守望者》里阿提克斯的道德假面与狭隘自负的种族主义论点,哈波.李则已经在《守望者》的叙事里藉由琴.露易丝的眼与口来举发并直接给出评论与进行抨击了。因此《守望者》一书的出版,意义非比寻常。人性原本不完美,英雄也会有缺憾。道德的瑕疵、权势的维护,人性也。哈波.李在她当年的第一份原始稿件里,就已经如是点出了。

《守望者》的标题来自于《以赛亚书》第二十一章第六节:「主如是对我说,你去设立守望者,吩咐他报告他所看见的。」守望者为我们诉说着他所见到的一切。守望者的良心与眼睛联繫着我们观想的世界。我们需要守望者替我们观看,也保守我们的良心。《梅冈城故事》里六岁的琴.露易丝应该会认为她的父亲阿提克斯是这样的一个守望者,他的高尚情操与道德观念必能守护着梅冈城,引领着大家做出正确而公平的决定。但是在哈波.李的《守望者》稿件里,透过二十六岁的琴.露易丝的眼睛与心的守望,我们究竟看见了什幺样的一九五○年代的南方?哈波.李想要再现的,是什幺样的阿拉巴马州梅冈城?在这里,阿提克斯并不是那一位守望者,因为他屈服于政治欲望与种族主义偏见之下。

不同于《梅冈城故事》,琴.露易丝不再是天真的小女孩,不再一味崇拜着阿提克斯,也不再不加辨明地拳拳服膺于阿提克斯的教诲。透过琴.露易丝,我们随着她从纽约返回梅冈城,下火车,上亨利的汽车,见识了她与亨利半真半假、未识愁滋味却又难以开展的爱恋关係。因为受限于南方淑女养成教育下对女性的束缚与来自于性别的种种规约,亨利.柯林顿的老套观念让琴.露易丝无法爱上他,因为她绝对不会像南方淑女所受的教育一般,将亨利的想法当作她自己的想法去服膺,也不会为了去配合他而牺牲自己或改变意念。当然,从亚丽珊卓姑妈的角度来看,琴.露易丝与亨利的婚姻组合,确实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个永远活在矜贵的南方贵族庄园淑女梦里的姑妈,即使「经历过三场战争,却没有一场影响到她;在她的世界里,男士依然在门廊或吊床上抽菸,女士依然轻摇摺扇喝着凉水,丝毫未受干扰」。南方世家贵族式的政治观与社会阶级概念牢牢地支配着姑妈的婚姻观念,所以姑妈认为亨利配不上琴.露易丝:「亨利不适合你,而且永远都不适合。我们芬奇家的人不会和贫苦出身的穷酸白人结婚,而亨利的父母打从出生起一辈子正是这样的人……仅管他是个优秀的孩子,却去不掉身上的穷酸样。」

除了恋爱与婚姻的观念隔阂,琴.露易丝这位守望者脑袋里的自由与平等观念,毫无意外地与梅冈城传统种族主义者的白种人优越思维大相逕庭。即使琴.露易丝自小崇拜着阿提克斯,早早就是种族平权与正义精神的信仰者,此次的返乡却让她意外的发现:她的父亲竟然公然在客厅小茶几上摆放着夸夸谈论白种优越论者观点、并贬抑黑人族群为「黑色瘟疫」的小册子。琴.露易丝也被亨利告知,阿提克斯早年也曾参加三K党,而现今更大剌剌地坐在昔日为黑人辩护的法庭大厅,参加梅冈城的白人公民协会,而这个协会为了维护南方生活型态,坚决捍卫种族隔离政策。琴.露易丝突然想到阿提克斯过去曾帮助一个被控强暴白人女孩的黑人男孩无罪开释。(此故事被扩大写成《梅冈城故事》里的汤姆.罗宾森案,但是结局不同。)只是这样的回忆却让她充满愤恨,更备感唏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