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5 ■梁自元

2020-08-10 15:54浏览 : 397

「中秋对月话当年」这首诗是1999年中秋夜,听闻刘舟文友曾是缅共人民军3035的战友时,非常兴奋地吟颂并投给湄南河,十多天后见报,从此彼此交心,结下私交。

我曾是3035的一员,与十八位「上山下乡」知青一起,才从猛海村跨河过界进入猛古新兵站,便被编进3035,第二天随军南下攻打腊戍,前后不到五天就赶上沙场,临上战场了还连身上背着的半自动步枪怎幺使用都不知道,可见我这个缅共人民军是这样糊里糊途的当上的。

如今回忆起来,一切都是昏天黑地,糊里糊途,在战场上昏天黑地的被编在营部做勤杂,到战地第一天的晚上,营部警卫第一岗(六点到八点)就指定要我站,虽然3035营部距缅军阵地不到四公里,前面还有三连的战友,但一个新兵在时有冷枪冷炮的响声过后就是一片死寂的战地上,抬着陌生的枪,跟着陌生的人,守候这陌生的地方由黄昏守到全黑的深山野林,又是第一次闻到火药味,第一次站到警戒森严的战地前方,第一次全副武装,(一枝半自动步枪、200发子弹、四个手榴弹、两天的乾粮、一个水壸、加一个简易的行军背包,那里倒下里睡的因应战地宿营,睡觉常因战地战情而定。)背上这些昼伏夜行、绕山潜转的南下。第三天清晨在一个山脚停下休息时,又轮到我第一个执班站岗,第一次早晨站岗怕得发抖,两只手紧握着半自动枪,一个人站在被指定的岗位上,一动不动,眼不敢眨一下的注视着前方,心上还暗唸着今天早上传下来的口令,或如何发问、如何回答巡岗首长的提问等等。

在灰暗的月光下,突然从三十米外的路下边,拨草走出一个黑影,吓得我要怎样发问都想不起来,把枪抬起準备当棍子使,正欲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之时,有经验的警卫队长来到我前面看了一下,轻声对我说:「没看清吧?是一只野牛,我们不能暴露自己,白天才能好好休息。不能打,如果在别的地方遇到,够我们营饱餐两天了,真可惜!

「三年解放全缅甸!」这是毛主席当时给我们的最高指示。也因为身在战地营部,常为营长政委整理一些保密的电稿文件,还看到过林副主席:「派了54军、38军进驰滇西随时準备接应人民军等,以及缅共中央主席德钦丹东发出:「面向东方,学习毛泽东思想,走中国革命的道路,赢得战争,夺取政权」的指示!这些号召与指示在当时是无价之寳,常会赢得无数的热血青年献出自己的寳贵生命。

1970年4月,这只南下队伍开始时所向无敌,一切顺利,可能是缅军措手不及吧,直到第七天早上奉命主攻的3031一连和3035二连逼近火车站才遇到强烈的抵抗,中国知青兵是一些不怕死的青年,自小只在解放战争或抗日战争的电影或小说接触认识战争,看多了文革三战「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后全国串联或参加过「武斗

后下乡云南。他们今天在真实的敌人堡垒工事前,明明知道敌人用轻重机枪向完全暴露在马路和开阔平地上的人民军扫射了还前赴后继的向前冲,结果自然会有一些损失和牺牲,虽说敌人工事上的二十多名守军全部解决,战士们还炸了两列火车。

此役是东北军区成立以来,调动了303、404、107的全部主力,由江东江西等根据地,分别各自集中后悄悄的南下腊戍,準备用六到八天的时间全部抵达腊戍会战。直到在腊戍火车站打响了第一枪后缅军才惊觉,可是敌人的大部队布防和重武器,指挥中心都集中在此,一下子就由四面八方调动增援,把人民军团团围住,七出八进中,人民军死伤惨烈。

腊戍是缅北第二大城市,指战员们準备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一举打下腊戍,再顺公路挥师南下,直捣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后,为解放全缅甸打下基础。

因腊戍、曼德勒这两大城市的居民中缅人不到三成,而饱受缅甸政府欺压的掸北民族为绝大多数,其中汉人也较集中在这两城之中。原计画只要攻下这两座城后稳住局势,守个一年半载,军队可快速发展到十倍以上,解放全缅甸,推翻现政府指日可待。可事与愿违,人民军长于山地作战、森林作战,在自己熟悉的根据地灵活的使用运动战、游击战等与敌周旋,把握的战机都是在绝对优势下进行的。「我们不能操控敌人,但我们能操控自己。

我们的营长说。而且我们还有最可靠的情报,可到了腊戍就受制于人了,因为没有条件和敌人进行攻坚战、阵地战等来对峙,即便是一开始的几场小接触,打下来损耗也是一下子就成了沉重的负担,伤亡愈来愈多,行动就会愈来愈不方便,受到几次重挫后,不得不各找退路。我们3035奉命掩护兄弟部队突围苦撑到最后,副营长朱善修在帕当一役中为顶住敌人而阵亡,情形告诉我们早已陷入缅军的重重包围,只有在夜幕下杀开一条血路,让敌人迷失方向后独闯莱莫山张奇夫的「掸邦人民革命军」地盘,有了他们参谋长张书权的亲自接待、安置伤残后经短暂修整才北上回到根据地。

入伍参加人民军到南下返回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给我一生带来了巨大的心灵改变,出生入死十数次后,给五官找来了从未有过的享受与刺激,不管白天或晚上,战地的惨烈不是电影或小说能够描写的,人的生命价值也在这里得到了评判,让人深感震撼。

不但人民军的步兵武器、各种枪枝都在战场上使用过,老缅兵使用的枪枝也可以拿来就打!还跟我们的营长(克钦族)学会了在枪炮声中处理一切都得冷静、沉着、机巧的应变与在需要时要有兇狠毒辣的手段、胆识来应付。

北返后1970年7月的雷门伏击战、1970年9月围攻木姐之役都是反围剿中几次硬战,还有一些较小的遭遇战、阻击战也打得也很痛快。

1971年4月,缅共人民军的党委、司令们检讨了南下打腊戍失败的经验后,诺相司令员指着地图说:「我们直插不成,就来横切,先把缅北拿下。

横切就是由东向西把果敢、滚弄、腊戍、瓦城(曼德勒)等四市及以北吃下。因当时的萨尔温江东岸又增加了501、502、503、504几支佤族生力军,顺江南下都是佤族地盘,强悍勇猛不怕死的野佤青年占了一大半,(生活在新地方周围广大的萨尔温江流域两岸山区佤族仍以部落各站山头群居,不像云南耿马、沧源、西盟、孟连等县的佤族同胞经过汉化或西方传教士们的洗礼,野佤青年野蛮异常,他们传统的部落习俗都把杀人当成家常便饭,尤其爱杀汉人,在种稻期间路过他们的稻田都会被其杀害,除了骨肉拿回去宴请家族外,并把人头砍下来挂在地头祭天,收稻时看那家地头挂的人头多,就表示这家人这一年的运气很好,这种生吃、烧吃、炒吃的、吃人肉的野佤青年与笔者相处多年,也曾多次看着他们吃人肉下酒,每次邀约都给回绝了,这是实情,笔者可对天发誓。)这只佤族生力军用来打战的素质出奇的好,云南境内佤族青年与缅北野佤青年又各占一半,语言相通,吃得苦,不怕死,行军、打战、冲锋陷阵守阵地都是一流人选。

1971年10月初,滚弄地区表面看来很平静,可是缅共东北人民军已从北、东、南三个方向暗暗运动向滚弄周边集中,东面是果敢地区麻栗坝的4045、4046、4047、4048,各部先把当地罗星汉自卫队在麻栗坝周边镇守的据点如曼卡、藤篾蓬、三肖、英高架、小地林、花竹丫巴、大洼、杨梅树及大明山据点一个个吃掉,南面的501、502、503扫平阿拉片山收复后指向护板靠拢的几个缅军据点,江西除了司令部带了3034、3035东渡到麻栗坝外,3031、3033、107、3037及娘子连等部由昭迈副司令员带领收复了滚弄北部常青山的据点,并截断滚弄通往腊戍的交通要道,断绝滚弄缅军增援与补给,由娘子连把关。我们3035是知青最多的营,知青约占一半,从萨尔温江东渡到红石头河住了一宿,第二天进入麻栗坝黄豆岭午餐后没有一分钟休息就直向滚弄方向前进。两天行军两百多公里的坎坎坷坷山路,最苦就是这些学生兵,那里倒下那里就睡着那种疲累真是难以形容。

萨尔温江在中国境内叫怒江,江如其名,怒涛汹涌由青康藏高原滚滚南下,没有一个太平渡口,而滚弄却成了萨尔温江中部的渡口小巿,皆因江面海拔不到三百米,而四周十公里外的山岭却突然增高到二千米以上,北面长青山更是三千五百米以上。在这特大山谷中急湍滚流的怒江小峡谷,只因五十年代中国为缅甸邻邦在这里建造一座友谊大桥----滚弄大桥,成了缅甸通往果敢直达云南的咽喉,住民商贩多了,就成了缅北最重要的军防重地,军、警、海关等机构常驻千人以上,所以热闹繁华起来!

,滚弄北、东、南三个方向战绩频传,所有离滚弄四周五公里以上缅军布署的据点、高地、警卫驻防全部扫清。仅存对岸「东岸」的滚弄驻军营垒海干埧。11月29日深夜,3035奉命先迂迴到正面主攻海干埧,4045接应,先用十八门七五炮、二十七门八二炮、十五挺重机枪等远射火力由山顶各阵地向海干埧激射十分钟,再由潜伏的五十四门火箭炮近距离以火海血洗后,才由潜伏在缅军阵地前的3035仰攻冲击。照常规讲,驻防一个营的一个两百余平方米的山坎小阵地,受如此火力洗劫应早没还手之力了,可是,我们冲锋时所遇到如储蓄已久的重火力反压,伤亡惨重,3035除了一连还能守住攻打下来的阵地以防缅军反扑外,二连三连以及接应的4045都已失去了战斗能力而立即撤回。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天易2注册开户_澳门新葡亰97 宝马会网址_红宝石官网娱乐 万家博注册38_正规炸金花斗牛平台 金世豪app_云尚娱乐怎么下载 大满贯国际网址_mg游戏账号中心 双胜娱乐官方网下载_大卫娱乐2 manbetx998_炸金花棋牌送28元 必赢贵宾会网址大全_好赢国际登录 狗65体育投注_澳门平台入口 丽盈注册网址_ag旗舰厅推荐凯发送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