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训练自己承受梦的多义性,从中萃取出真正对自己有深远意

2020-07-10 16:32浏览 : 906

我们必须训练自己承受梦的多义性,从中萃取出真正对自己有深远意

早上起来即使还记得前一晚所作的梦,但大部分给我们的感觉,是完全荒唐无稽的。但是,如果我们延伸之前的讨论,试着把梦也当作一种现实来认真对待,会看到什幺样的光景?

让我举一个例子。某位青年在小时候经常和父亲去钓鱼,上大学之后,有一次他梦见和父亲一起去钓鱼。父亲下竿的地方,立着一支标示板,写着「严禁垂钓」。这位青年指着那支标示板提醒父亲,但是父亲完全无动于衷,若无其事地继续钓他的鱼。

作这个梦的学生,非常尊敬父亲。他的父亲是一个温和但十分严谨的人,像无视禁钓标示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做的。带他去钓鱼、教他种种有关钓鱼的知识的父亲,对小时候的他来说是「无所不能」的。对于在梦里父亲破坏禁令的行动,他既无法了解,也不能接受。

其实在进行梦的解析时,重要的不只是听取梦的内容,还要知道当事人当时正在思考的事情、感觉到的事情。我们必须了解当事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意识状态,试着把「这位青年尊敬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有能力、正直的人」和「父亲行为不正当的梦」都视为现实。重要的是,不要马上决定哪一边才是正确的,暂时就让互相矛盾的事实保持矛盾,同时接受它们。

我们已经多次谈到现实的多层性。以这件案例来说,如果当事人只承认「父亲是正直的人」这个现实,他将会认为这个梦荒唐无稽而弃之不顾。但假使他根据这个梦作判断,认定「父亲真的是一个行为不检的人」─就像那些「偏好梦」的人常犯的错误─那幺他就只看到梦里的这个现实。倘若他能够不偏向任何一方,承受矛盾,将可以领会许许多多的事。

首先他会反省,自己是否因为过于尊敬父亲,而一味地模仿、複製其想法与行为?虽然自己立志要「活得正」,但所谓「正确」的根据,是否也应该受到质疑与检视?自己以为正确的事,很可能并非如此;自己觉得不正当的事情,也说不定有它的意义(先不说别的,父亲就若无其事地破坏禁令)。一旦开始思考这样的事情,整件事就不只是如何看待父亲的问题,而会扩大成为对世间一般道德观的反思。

虽然过去这位学生毫无保留地接受父亲所有的意见,但有了这些想法以后,他也许会开始一点一点地表达自己不同的看法。或者,他也可能在过去认为「不正当」、不屑一顾的事物中发现意义,稍微尝试看看。当然,这些事既困难又危险,必须一步一步地进行;每次只要前进一点,就仔细观察周遭的反应与自己接下来所作的梦,并且以之作为基础重新思考,这样的事情我称之为「以生命体现梦」。

接下来要介绍一位二十五岁的美国男性所作的梦,参考《启动阈》(Thresholds of Initiation,JosephL.Henderson)。

「我在一座巨大的橄榄球场里。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我要离开了,沿着斜坡上的通道往下走。这时候,我叹了一口气。」

这是想要结束青年期的人典型的梦。梦里面的球场,是他学生时代在大学对抗赛中,去声援母校的球队时常去的地方。热烈地为体育竞赛加油的时刻,不管是谁都能够真切地感觉「母校」就在身旁,支持着自己的身分认同。然而在这个梦里面,球场里没有任何其他人,自己也要离去。这个梦是在告诉作梦的人,大学这个团体已经不再能够支持他的身分认同,他将走上孤独的道路,否则就必须找到新的团体。

这个案例的当事者如果想要「以生命体现梦」,就不能再依赖自己是「XX大学毕业」这种事,而必须以自己的力量,努力探索新的身分认同;这样一来,梦也会捎来新的讯息。事实上,我们引用的这本书,就记录了这个方向的发展,介绍了后续的梦。不过这一点我们暂且略过。
以上为读者介绍的两个案例,虽然很单纯,但若能以这个方式了解梦的讯息,睡觉时作的梦也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们必须注意,不要直接将梦的内容,视为正确的事物而照单全收。虽然有时候我们的确会这样做,但是从现实的多层性来看就会明白,梦是极度多义的。我们必须训练自己承受它的多义性,从中萃取出真正对自己有深远意义的要素。

举例来说,在《甘露》里,小住君和挨压子第一次相会的时候,发现彼此在梦中已经见过面,于是把这件事当作缘份而结婚了。这一对相处得很好,发展出良好的关係。但也有人虽然在现实中遇到梦中人,也认定对方是命中注定的对象而结婚,但后来婚姻生活并不顺利。要认识、理解梦带给我们的讯息,是相当困难的,不过仔细想想就知道,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在现实生活中,别人会对我们说各种「好听的话」,但我们并不会全部相信,也不会对他们言听计从;我们会仔细地检讨,审慎地判断。对于梦,我们也应该有同样的态度。

我想要再举出几个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首先是一个女学生的梦,我在别的场合也发表过这个案例。这个女孩子成长于非常严格的家庭,在性方面有很强的禁忌。但是她却有幻听的现象,听到周遭的人们谈论她,说她是「色情狂」。她受不了这样的情形,寻求我的协助。我们进行了几次梦的解析之后,她作了以下的梦:

主人翁是一位公主(自由奔放的人),虽然随从们试着阻止她,她还是穿着很短的裙子。场景突然转变,我自慰了,那是非常不应该的事情。A(男性)追着我跑。场景再度改变,最后公主觉得羞愧而自杀。

就像我们在讨论《黄金之壶》和《甘露》时所谈过的(译按:两种女性形象的问题),在这里可以看到「我」和「公主」两位女性的对比。公主的自杀和《甘露》里妹妹的死,互相对应。不过作这个梦的人说,在梦里她察觉公主似乎就是她自己。也就是说,两位女性之间只有些微之差,说不定其实是同一个人。这和《甘露》中死去的妹妹真由,最后融入姊姊朔美的存在之中,也是相互呼应的。

出现在这个梦里的公主,生活方式自由奔放,是作这个梦的人从来就做不到的事。梦中虽然发生她本人被男性追逐、对自慰感到罪恶感等插曲,但因为后来公主「觉得羞愧而自杀」,所以这些插曲是她本人发生的事,或是发生在公主身上的事,变得暧昧不清。两者应该是以这个方式进行融合吧。

我们期待她本人可以因为梦中公主之死,在日后成长的过程中,纳入些许自由奔放的态度。

接下来介绍一位年纪稍长,大学毕业后从事专业工作,将近三十岁女性的梦。

实验室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实验器具,还有各种机器。我(实验的指导者,穿着白袍的男性)进到实验室里,一位女学生告诉我,有一些地方她无法理解、不能接受。两个人开始讨论。虽然一开始并没有那个意思,但因为最后只能用武力解决,所以两人试着(?)对决(虽然口气很兇恶,但没有那种感觉)。后来我和她握手。不知道在什幺时候她变成了我,我胸中充满难以言喻的感动,激动了起来,和老师握手。

这是一个令人感动的梦,在其中我们看到女性创造出与男性之间的正向关係。为了构筑男女之间的关係,了解对方是很重要的事,因此也需要让自己置身于异性的立场来看待事物。这位女性在梦中变身为男性,和一位对某些事「无法理解、不能接受」的女性对决,因此让关係得以深化。她能够在梦里变身为异性,对这件事来说是相当有利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