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在故事里植入魔法种子:专访怪兽古飞乐之父薛弗勒

2020-06-16 09:58浏览 : 907
人物》在故事里植入魔法种子:专访怪兽古飞乐之父薛弗勒

插画家阿克赛尔.薛弗勒(图像素材皆取自官网)

火红的橘色眼睛、铁球般的膝盖、生鏽般黑呼呼的舌头以及尖尖的爪子,想吃老鼠却被老鼠唬得一愣一愣。这只单纯可爱的咖啡色毛茸茸怪兽叫做古飞乐(Grufflalo),从1999年诞生以来,就红遍世界,受到全球大小读者的喜爱。从作者茱莉亚.唐娜森(Julia Donaldson)的文字中,创造出这样深植人心角色的插画家,是阿克赛尔.薛弗勒(Axel Scheffler),他在今年台北国际书展期间来台访问,并接受的专访。

创造风靡全球的古飞乐

诞生于德国汉堡,在英国读书进而定居的薛弗勒,作品受欢迎的程度令人称羡。光是古飞乐一书就在全球售出超过1000万册,除了发行周边商品与各类相关书籍,也改编成舞台剧与动画,甚至举办了实境展,让读者亲自走进唐娜森与薛弗勒联手创造出的世界。

儘管作品受到全球读者喜爱,薛弗勒本人相当谦虚低调。见面访谈时已过中午,他穿着素朴的深蓝色毛衣,正与法兰克福书展国外事业部经理贝克(Bärbel Becker)躲在德国馆的小工作间里,一面吃着简单的午餐餐盒,一面热烈交谈。 他对採访的每一项问题都仔细地思考,言简意赅地回答,深思的神情中流露出些许淘气感。




薛弗勒

金牌创作拍档合作无间

翻开薛弗勒的素描本,可以看到他为每个角色设计、模拟好几种版本。例如在他和唐娜森合作的第一本书《A Squash and a Squeeze》里,因为房子太小而苦恼的老太太模样,草稿与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定版大不相同。

这部作品改编自东欧民间故事,薛弗勒一开始依循文字勾勒出一位满脸皱纹、下巴与鼻子都很突出的小老太太。但编辑要求薛弗勒将老太太画得胖一点、年轻一点,薛弗勒画笔一挥,咻——碰!将主角改造成一般读者更能接受的面貌。于是,头上绑着圆圆的丸子头,穿着点点棉布洋装,身旁总是簇拥着一群农场动物的可爱老婆婆就此诞生。




《A Squash and a Squeeze》书封及封底(取自Amazon)

这本书开启了薛弗勒与唐娜森无敌成功的合作,此后他们的每一部作品都得到旋风式的好评,他俩也成为英国童书史上最成功的创作拍档。歌谣创作出身的唐娜森擅长以韵文写作有趣又琅琅上口的故事,薛弗勒也发挥他幽默满点、童趣又缤纷的想像。从古飞乐、龙阿蛮、结婚的稻草人,甚至超级英雄虫虫,两人联手创造出许许多多小读者们喜欢得不得了的迷人角色。

这对金牌创作拍档已合作多年,双方在工作方式上却採取完全不干扰的方式。点子源源不绝的唐娜森写出一个接一个故事,编辑再将故事传给薛弗勒,让他进行角色构思。待薛弗勒将故事主角的样貌与作品中某些重要的图像设定完成,再与编辑进行讨论。编辑如果没有太大的异议,薛弗勒便开始着手绘图。

驰骋想像设计角色

讲起描绘角色的点点滴滴,这位敬业的插画家当然有许多心得。他坦言角色的设定其实是他创作历程中最不需要烦恼的部分,在阅读故事后,故事角色的形貌通常很快就会浮现在他脑中。

谈到最广为人知,也是奠定他名声的古飞乐,薛弗勒表示,起初他所想像的角色模样与后来定案的版本有些差距。因为古飞乐的原文Gruffalo这个字让人联想到水牛(Buffalo),在薛弗勒的想像中,牠有着近似中古世纪怪兽的形象,头上长着水牛般的短角,覆盖着毛皮,长着獠牙,有点儿阴森恐怖。结果速写簿上的初版古飞乐被否决了,编辑认为那样的怪兽对小朋友来说太可怕了一点。经过几番修正后,才出现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圆圆胖胖,甚至带着几分憨厚可爱的古飞乐。




《古小乐来了》内页(格林文化提供)

绘製超级英雄虫虫(Superworm)时,最艰难的挑战便是主角外型的设定。一条虫要如何成为英雄?牠没有手臂、没有腿,也没有鼻子或耳朵,全部的表情都必须仰赖眼睛和嘴巴来呈现,实在颇为困难。一开始,薛弗勒还帮这位英雄虫虫设计了像超人一样的披风,可是看起来实在太不对劲,便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超级英雄虫虫初期草稿及最终决定版本(取自官网)

至于画龙阿蛮(Zog)这个角色,则是非常好玩的经验。薛弗勒说,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人看过龙,因此他可以发挥插画家的想像,尽情创作。他将龙阿蛮的嘴巴画得像鸟喙,且透过不同颜色、样貌来绘製阿蛮的同伴。




《龙阿蛮》内页(格林文化提供)

比起人类角色,薛弗勒更喜欢画动物,也因此他的书里时常出现老鼠、兔子、松鼠等角色,就连《皮皮与波西》这个为幼儿设计的生活故事系列,主角都是一对兔子与老鼠好朋友。但即使是动物的设计,他也都用心思量,譬如考虑是否要让故事角色穿上衣服。

以古飞乐的故事来说,薛弗勒原先想让故事里登场的动物们都穿上衣服,不过「幸好茱莉亚(作者)否决了这样的想法,她认为这本书里的角色不该穿衣服。坦白说,我鬆了一口气,毕竟老鼠穿衣服还没有什幺问题,可是该让蛇穿什幺样的衣服就很伤脑筋了呀。」

创作角色陪伴女儿成长

薛弗勒在绘製《皮皮与波西》系列适合幼儿阅读的温馨故事时,设计了许多可爱的衣物和居家环境布置的细节,配图也捕捉了四季流转与不同的天候景致。我们看见皮皮不畏风雨,穿着雨衣雨鞋到波西家去玩;也看见两个好朋友在圣诞季节热烈地布置屋里的圣诞装饰,还到白霭霭的雪地去堆雪人,争执到底要堆雪兔还是雪鼠。




《皮皮与波西》系列

薛弗勒表示,进行这系列创作时,他的女儿正是学龄前的幼儿,恰巧与皮皮和波西相仿。他每晚都会唸故事给还不会认字的女儿听,小女孩对各个角色发生的各种生活故事与心情,也充满好奇。薛弗勒说,从女儿身上,他实地验证了故事阅读对孩子的重要,也看见随着年龄增长,孩童会转变阅读喜好,对不同的故事题材产生兴趣。

薛弗勒自己也喜爱阅读,他很难想像没有书本、音乐与图画的世界。身为专业插画家,他觉得透过自己的眼光来观察世界,然后在作品中呈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是极其自然又美好的事。

插画家的工作固然是将作者的文字具体化描绘出来,却也像位热切的播种人,在故事里植入自己小小的魔法种子与作物,这也是为什幺薛弗勒的图像能够掳获全世界读者的心。不管是古小乐抱着他的树棍娃娃,在黑夜里出门去探险;或者是树枝人(Stickman)历经波折,一直被不同的动物或人类追赶、误认,薛弗勒总能用他的巧思与慧黠的观点,为每则故事添加美妙的色彩与更丰富的内涵。

坚持古典手工绘图的大师

在台北国际书展演讲结束后,大批热情的读者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薛弗勒签名。看着薛弗勒在每一本递上前来的书上签名画画,或者上网观看他作画过程的影片,会发现他是位坚持用古典手工绘图技巧创造故事世界的插画大师。

他谦称自己没有太高深的功夫,在许多故事里只会使用比较固定的视角来表现作品内涵。然而我们在《女巫的扫帚》(The Room on the Broom)里,看见灰黑天际美丽魔幻的云朵画面;又或者在《蜗牛与鲸鱼》(The Snail and the Whale)中,看见身躯庞大的鲸鱼载着小小的蜗牛,游历各种景色壮阔的地貌,都是他反覆琢磨素材后才动笔呈现在读者面前的美景。

因为不喜欢数位影像偏冷调性的图像,薛弗勒从未考虑放弃手绘的方式。面对任何题材,他几乎都是先用铅笔打出草稿,然后用沾水笔细细上色,一笔一笔画出他心中美好的故事世界。

薛弗勒示範如何绘製《女巫的扫帚》里的青蛙

目前为止已经出版一百多本书的薛弗勒表示,因为工作繁忙,即使他偶尔心头会拂过想要尝试不同风格的念头,也忙到无法设想。不论身分、头衔有什幺改变,他始终坚持自己对于职业插画家生涯,以及看待世界的观点。对他来说,日子就是在一本接一本的创作下向前推进。

薛弗勒的创作已获得众多奖项的肯定,他也以自己的绘本角色为英国邮政设计过邮票,帮英国图书信託基金会为孩子举办的圣诞派对设计圣诞卡片。这位成就非凡的插画家接下来还会为世界带来什幺样的惊喜?而他的创作又将带他走到哪里呢?看着他不厌其烦地为我在书上一笔一笔画下招牌的红松鼠和小老鼠,我的心里充满了雀跃的期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期刊学术科技|产业早报|要性移动|网站地图 缅甸金银岛开户 sunbet买分代理 申博管理网 申博正网充值 subet申博手机在线 188申博太阳城直属现金网 申博网络现金网 sunbet(官网)800 申博sunbet360 申博77